一个沉默寡言的人

无声地走过的路太多了,已经不再为风景侧目,一直自顾自地走着,走着。两旁的景色,喧闹的声音,都被一步一步的脚步声掩住。到后来,只剩下路。再到后来,一片漆黑。只是还残存着一丝感觉,我只知道走过了温暖的地面,走过了灼热的炭火,走过了冰冷的湖水,踏进了刺骨的雪地。我只能靠想象来绘出我走过的路,绞尽脑汁和墨水在苍白的纸上,刻画出可爱可怖可怕的景象。

金发男孩的玫瑰消失了,他哭着来找我。我有整整一个农场的玫瑰。我顺手摘了一朵给他,他开心地走了。他的背影最后化作了天边的一颗星,我觉得他就是天使,要不他怎么那么快乐。

有一个快递员给我送货的时候突然告诉我他活了一百四十个世纪。那可真是太妙了不是吗。我就站在门前,甚至都忘了递一杯水给他。他说冰河期实在是他妈的难熬,他说他狩猎过猛犸。他说他得过天花,得过黄热病。他说壁橱里那副画是梵高送给他的。我说我觉得你挺没艺术细胞的,不如送给我吧,他没理我。他还说他读过十几次大学。"喔我的上帝"我惊呼。他说不不,不要叫他上帝,那只是个误解,耶稣他其实没想当。他还说他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没把他疼死。后来,他接了电话就匆匆走了。实在是太遗憾了,我其实还想问问华盛顿他家后院有没有小樱桃树。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虚幻之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