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沉默寡言的人

乙未年,腊月廿一,雪。

在少雨少雪的黄土高原,终于难得迎来一次降雪。

零星的雪花颤颤巍巍地从天而降,不时有一大朵,大概是小雪花嫌冷抱团取暖吧。满目的白色在几天后就会完全消散,像昙花一现,心底不禁感到一丝伤感。

评论

© 虚幻之境 | Powered by LOFTER